獨立書店・每周一書

最新一期
  • 回收你我的未來

    這次「每周一書」主題為「回收你我的未來」,事緣全港唯一回收紙包飲品盒機構「喵坊Mil Mill」,位於元朗創新園的廠房最近不獲續租。科技園表示,有關用地的租用期為三年(2019年頭至2022年尾),當中沒有任何續約條款。喵坊Mil Mill負責人卻指,當初對方以其為綠色科技,符合科技園理念,達成經營6年的共識﹔現在科技園的決定,除令他們喪失1000萬投資及心血外,也是香港綠色產業一大損失。事件曝光後,不少市民響應一人一「紙包盒信」寄環境及生態局長,呼籲保留喵坊Mil Mill,新加坡政府亦向喵坊Mil Mill招手,都肯定了喵坊Mil Mill對香港的重要性。

    Photo by Alex Fu on Pexels.com

    事件表面反映科技園與政府的短視,但香港社會對環保的普遍思維,仍停留在環保能否盈利的問題上。七份一書店@Wontonmeen @1.7book.wontonmeen (文青信箱)呼籲讀者找陳曉蕾在若干年前寫的《低碳有前途》來讀,想想環保與我們的存續有何關係,從而在節省能源、碳審計方面做起。繪本童樂 Kadey Jadey向我們介紹的繪本《讓世界更好》,以繪本裡描繪一個西非甘比亞婦女發起膠罐循環再造的故事,啟發我們如何付諸行動。界限書店 Boundary Bookstore介紹Erica.T @idunread_bookstore的《最後的橫洲》,則以一村落被強拆的命運,批判政府以商品或垃圾為界定一切的標準。

    這次獵人書店 Hunter Bookstore、艺鵠ACO和夕拾X閒社 Mellow Out,都不約而同地介紹蔡寶賢的《香城再造》,獵人書店以書中灣仔區重建的例子,說明「可持續發展」在香港仍可實現。艺鵠ACO則以《香城再造》訪問喵坊創辦人之一Harold的內容,闡述喵坊以綠色產業推動市民環保的理念,夕拾X閒社則透過《香城再造》反思資本主義的生產過剩問題,提醒我們理性消費和節循環再用是矯正這些弊端的方法。七份一書店@集成中心 @1.7book.wanchai (不是書店)認為喵坊正是社會創新的例子,建議我們翻閱山崎亮的《社區設計的時代》,認真瞭社會創新或社會設計的理念。

    解憂舊書店 The Book Cure透過村上春樹著名科幻小說《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訴說在這個因科技令人心冷漠的世界(即書中「冷酷異境」)中,為何仍幻想着一種烏托邦世界(即書中「世界盡頭」)。小說中分裂的兩個我,大抵也是香港人的寫照。貳叄書房 jisaam books以劉宇昆最新的短篇科幻小說集《隱娘》,把未來風景與歷史及當下的聯繫展現在我們眼前。序言書室 Hong Kong Reader則鼓勵讀者閱讀新加坡學者陳思賢的《新加坡模式》,從她的制度去尋找有甚麼讓中國和香港政府羨慕,又總能收割香港產業成果的因素。

    七份一書店@Wontonmeen @1.7book.wontonmeen (文青信箱):陳曉蕾《低碳有前途:24條商界不得不問的問題》

    環保是個廣闊的概念,當中包括可持續發展、再生能源、減碳排放、循環再造、資源回收、垃圾分類等,它可以是一種個人生活方式,也關乎國家政策的制定。最近關於環保的社會熱話,想必是全港唯一回收紙包飲品盒機構「喵坊Mil Mill」廠房不獲續租,將面臨停運。消息一出,馬上引起社會關注,大家都認為元朗科技園的解釋不合理,繼而批評香港政府對於本地的綠色產業支援不足,再惋惜這些紙包飲品之後何去何從。有時候,文青店長對於這些事後一連串的反應和反思都心存疑惑,究竟大家是「馬後砲」,還是真心一直關注相關議題?在香港,每當我們提及環保,都會讓人想到政府的應對措施,是否做得全面?是否有提供足夠的支援?可是,我們在學校、在教科書裏學到的不是「環保應由個人開始」嗎?

    為甚麼我們要環保?最終目的就是要保護我們,以及下一代的生活環境。自從工業革命成功後,人類的生產模式由人手轉至機械,產量增多,與此同時,污染問題亦逐漸出現,導致今天的氣候問題——溫室氣體、全球暖化、極端天氣對人類造成不同程度的影響,所以要做到真正的環保,除了各國之間的通力合作,政府政策的制定與實施,還須要依靠個人及企業的協助。香港資深記者陳曉蕾本為文化雜誌的專題記者,其後開始關注環境問題,深入報導相關議題,更出版一系列的書籍,其中包括編輯與城市生態、可持續發展相關的《低碳生活@香港》系列叢書,這是她與環保運動委員會及氣候組織合作編著的,共有四冊,以「環保新生代」、「環保家居」、「低碳經濟」及「綠色城市生活」為主題,而《低碳有前途:24條商界不得不問的問題》就是其中一本。

    「商界為甚麼要花錢去環保?」她在編者的話中便已開宗明義地點明全書主題。世界任何一個國家,在環保方面都不能夠單靠政府的政策,也不能夠依靠個人能力,商界的配合才能讓事情更加相得益彰。為了研究低碳經濟在香港的發展,她走訪了本地超過二十間的機構和企業,了解香港商界減少排放二氧化碳的情況。全書分為四個部份, 第一部份「起步」,企業於短期內可以實施的減碳措施,例如節約能源、進行碳審計;第二部份「改變」,整個商界在經營和生產模式都須要作出重大改變,例如把握綠色消費的商機、生產可持續發展的產品;第三部份「聚焦」,介紹五個低碳經濟的焦點行業,包括綠色建築、電動車、再生能源、碳信用額及碳交易中心;第四部份「全球」,碳排放與氣候變化問題息息相關,本書最後一部份將檢視其他國家的減排計劃,嘗試由更宏觀的角度去看香港的前景。

    在外國,遠在歐洲,近在台灣,他們的政府和人民都有強烈的環保意識,將垃圾分門別類再作回收已經是他們多年來的生活方式,綠色產業、綠色經濟、綠色生活、綠色消費對他們而言是日常,但對於香港人呢?意識仍然有待加強。《低碳有前途:24條商界不得不問的問題》與陳曉蕾的其他作品有所不同,這更像是一本通識參考書,希望藉此教育大眾,配合各行各業的參與,為環保出一分力。

    繪本童樂 Kadey Jadey:米蘭達.保羅 (MIRANDA PAUL) (作者)/ 伊莉莎白.祖能 (ELIZABETH ZUNON)《讓世界更好:創意回收救地球的真實故事》

    香港的回收產業普遍只是將收集的垃圾,整理後輸出到其他地方圖利,沒有更進一步提升價值。環觀世界,回收行業和電子垃圾處理的產值持續上升,帶來龐大經濟效益。在看我們的未來,就先看一個發揮一己之力改變現狀的真實故事。

    這次為大家介紹《讓世界更好:創意回收救地球的真實故事》,繪本描繪位於西非甘比亞,一位農村平民婦女伊莎圖‧西瑟的真實的故事。近年,當地面對垃圾污染的問題,嚴重影響周圍的生活環境,尤其是棄置塑膠垃圾導致牲畜死亡及燃燒塑膠垃圾所造成的空氣污染。

    雖然伊莎圖‧西瑟只是一位寂寂無名的平民,但她決定要開展一項計劃,並鼓勵身邊的人一同實行,全力投入回收塑膠袋,鉤織成塑膠錢包出售。起初人們只以嘲弄的目光看待,最後不僅令塑膠垃圾數量減少,更成為了她們支撐生活的重要收入。

    在非洲相對貧窮的地方,即使是平民百姓也願意實在地付諸行動,改變環境。沒有宏大的理想,只是將自己微小的力量保護我們美麗的地球,帶來改變。

    界限書店 Boundary Bookstore﹕Erica.T @idunread_bookstore《最後的橫洲》

    城市正在衰亡,那些淤塞、無用的廢物被一車車送往這彈丸之地的邊陲。緊接着,是一重、兩重、三重——無情的壓縮。一層層被壓縮而又無法分解的,除了固體、液體,還有都市的孽與歷史。本可被回收、重塑作都市活力,如今被刻意從這座城市中剔除,同時被淡淡地抹銷的,還有這座城市某個角落的自然與人情。

    《最後的橫洲》為獨立記者自資出版之專題採訪誌,以採訪稿、訪探扎記與圖輯記錄了曾經存在的橫洲三村如何在六年間被強行移除。反抗、掙扎、逼遷,橫洲存歿的命運在筆尖劃過遠方某份文件時便被定下,而香港鄉村共同體與自然的共生關係,也因而被政治暴力蠻橫地撕裂開來。書內正記載了橫洲數條村落走向滅亡的最後一段路,也透過專訪側寫了安穩、祥和的村落生活如何瓦解崩壞,又在激烈的反抗後歸於寂靜。至於被迫遷離原鄉的村民日後何去何從,亦收錄於書內後半部分。

    當整個村落都能被輕易地擦去,此城與此城住民的未來也同步逐漸被摧毀。城市失去了自我修復的機制,每日製造的垃圾再無法被回收,同樣有無數問題「被製造」後強行被擱置、或放逐。《最後的橫洲》一書保存了香港某段曾經存在的歷史、記錄了香港某些村落的住落故事,而他們被迫遷離後的生命歷程,則留待我們再度思索、探掘。或漂流在海上、或堆積在深淵不見天日,橫洲人的命運與可回收紙包飲品一樣,連同香港人的歷史與未來被無情的推土機與政策親手葬送。

    獵人書店 Hunter Bookstore:蔡寶賢《香城再造—民間可持續發展實踐紀錄》

    人類一生短促,要將「可持續發展」這個概念放進腦海裡,並不容易。加上香港講快講效率,利益近在眼前的話,可持續?食得咩?

    獨立文本創作者、「#社區游動花園」客席策展人蔡寶賢卻反其道而行,2022年出了這一本書,訪問了香港民間多個仍然為「可持續發展」而努力的人和團體。首先由灣仔這個社區出發,發掘社區特質及現存社群和空間,然後再訪問香港這刻社會的行動、組織或是小店,問他們如何想像社區?最後由城市回到田野和小島,這些所謂「發展」的最根本。

    人或者可以追逐虛空的財富,但卻不曾脫離土地。

    一本書雖小,卻描繪了許多對這個城市這片土地仍然有想像的人和組織。看畢會覺得無窮希望,香港仍然有鮮活的想法和期昐,儘管一切如何。

    作者Bobo說過,取香城的名字在於於有共同記憶,卻又有點抽離,而這書名稱也道出了是「民間」。民間之對應是官方,或許無論「官方」再糟,不失希望的我們還有民間。

    艺鵠ACO﹕蔡寶賢《香城再造:民間可持續發展實踐紀錄》

    Mil Mill廠房不獲續租一事引起全城關注,一再顯現政府的官僚及缺乏視野,錯過民間及有心的可持續企業累積下來的努力和成果。大眾看來是香港損失了一間環保公司、廠房,其實背後的意義又有否被看見?

    創辦人之一Harold於《香城再造:民間可持續發展實踐紀錄》的訪問中提到,「我覺得Mil Mill現時做到一個成功嘅位係,清潔回收嘅教育,有唔少NGO都認同。我哋講咗清潔回收咁耐,而家大家先真正明白點解要做。現時我哋收到九成幾嘅飲品盒都係嚟自消費者,而且大部份係乾淨嘅。」回收再造,不是紙上談兵,不是教科書講講,答答填充題就做到。有了一個本地回收紙漿廠,回收就是身體力行,可以讓市民直接體驗和明白回收的廢紙變成甚麼,當中涉及甚麼科技和程序,教人反思每天見到的飲品盒是甚麼,回收後製作的產品就是大家有份經歷時間參與,讓回收變成習慣的成果。他們亦為我城增添自己處理廢紙的能力,不用躊躇於外地收緊入口廢物限制。如Harold說,單計紙包飲品盒,政府統計數字已是一日七十幾噸,而Mil Mill可以有能力處理到五十噸。對於香港減廢的貢獻,不是顯而易見麼?只有真正參與其中,大眾才可以見到整個行業的處境而有所關連,不是將廢物和責任轉嫁其他地方的離身的事情。他亦點出:「而家好多紙巾用原木漿造,因為回收再造比種棵新樹更複雜。」簡單加減數,我們在地球闢地用高消耗和破壞生態的方式種用造紙漿的樹,然後供人快速消耗變成污染的廢物好,還是有人願意為環境承擔責任,透過回收再造,既可省卻種樹對土地、能源和生態的消耗,又可承接廢物,不用浪費,並再造成日用品較好?我們需要煞停短視和貪婪,將環境和對環境的責任納入所有政治和生活的議程,所謂的「可持續」才是有意義,正視和自然共生達致更美好環境的意義,而不是被扭曲意義,讓貪婪「永續」。

    夕拾X閒社 Mellow out﹕蔡寶賢《香城再造:民間可持續發展實踐紀錄》

    政府推出藍廢紙、黃鋁罐、啡膠樽的三色回收筒已經有十多年了,但香港的回收率仍十分低。回收二字一直好像是有回收箱就足夠了,不需有深入的配套、教育等。有趣的是,香港多數人會選擇回收膠樽的主因,卻是因為回收膠樽有一毫子的回贈。推動環保的實踐只剩下一毫子,而非甚麼價值觀、理念。近日「喵坊Mil Mill」處被逼遷,科技園只看到土地的價值,而漠視了其背後的價值。

    夕拾X閒社為讀者們推介蔡寶賢著的《香城再造:民間可持續發展實踐紀錄》,香港的環保與社區環環相扣,例如是政府的「綠在區區」、「旺角廢清」等,都是以社區為主體。而書中亦有不少與社區相關的文章,特別是記錄了灣仔區在社區塑造的努力。當然,此書的另一個重點是「再造」,當中除了有訪問「喵坊Mil Mill」之外,亦有訪問到其他與「再造」相關的人物、團體,像是給與電器第二生命的「復修冰室」。

    而「喵坊Mil Mill」方面,此書收納了「喵坊Mil Mill」的創辦人之一Harold的創業理念。不少人都知道回收廢紙的成本不菲,而Mil Mill的回收再造廁紙都只是售30多元,仍肯做肯賣。若想知道更多「喵坊Mil Mill」的「心路歷程」故事那就應看這一本書。

    環保很多時都只是一個為資本家服務的事物,好像是綠色建築、綠色企業等都只不過是一種企業形像的投資,他們會宣稱資本主義也會關心環保、也會為環保出一分力等。但那一些真正為環保貢獻的人卻被這一個「綠色化」的市場淘汰,甚至是被人迫遷。還記得我們的鄰居書店——堅持不浪費,循環再用的「書式生活」,曾有一次為了「救書」走到去堆填區,雖遭人取笑,但那120箱,共7000本的「舊書」也是書。現在是一個生產過剩的時代,只有理性消費、循環再用等才能修正現時的問題。

    七份一書店@集成中心 @1.7book.wanchai (不是書店):山崎亮《社區設計的時代:用「不造物的設計」概念打造二十一世紀理想社會,全面探究社區設計的工作奧義、設計總體方針,以及如何與社群團體培養合作默契》

    喵坊,就是社會創新。看到一個缺口,見到一個為著未來可以繼續走下去的需要,做不容易但滿有價值的事,開出一條新路。今期為大家推介社會設計及創新書類。

    本書作者山崎亮為日本社區設計第一人。用台灣新故鄉文教基金會董事長的說話介紹:山崎亮「用社區設計縫補人與社會的斷裂,讓環境更加地生態化。面對社會問題,山崎亮集觀察、分析與行動,他像醫治社會的醫師一樣,背後顯現其哲學思考、態度和實踐的勇氣。」

    一篇篇有系統、平易近人的散文,深入淺出介紹過去近20年間在日本推動以人為本社區設計的在地經驗,整理出設計的思考邏輯、原則與行動步驟。他重點討論的問題包括:甚麼是「私」?

    「公」、「共」又是甚麼?鑑於「定住人口」減少、「短期住宿人口」來去不定,怎樣可以吸引來自他區的「活動人口」?何為「地緣型社群」與「主題型社群」?

    除了此書,本店有售山崎亮的其他著書,亦有更多就不同社會需要或經濟產業相關的設計書藉,例如《地方創生最前線:全球8個靠新創企業、觀光食文化,和里山永續打開新路的實驗基地》、《公園遊戲力:22個精彩案例 × 一群幕後推手,與孩子一起翻轉全台兒童遊戲場》、《The 99% Invisible City: A Field Guide to the Hidden World of Everyday Design》、《Thonik: Why We Design》。大愛des~快來抱走!

    社會創新的旅程是顛簸,但走著走著同伴愈多,小徑可能走成大道。

    解憂舊書店 The Book Cure﹕村上春樹《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

    喵坊事件暴露了香港對環保產業的漠視,政府及科技園公司認為興建微電子中心較為重要,直接將喵坊踢走。當世界各地為永續未來追求碳中和目標,努力發展綠色經濟,而我們的高貴管理層卻背道而馳,實令人憤慨與沮喪。讀村上春樹的《世界末日與冷酷異境》想到少少東西。這本是村上春樹1985年出版的長篇小說。小說內容科幻,以雙軌形式說出兩個「我」的故事,是現實與潛意識的「我」交錯而成。一貫村上風格,著重主題象徵,而且是多元,讀者細細咀嚼其象徵意義。但值得留意是書裏提出人們用科技保留意識並創造新世界,村上描寫從現實的「冷酷異境」(科技使人際疏離無異於冷酷異境),進入「世界盡頭」的烏托邦,但這個世界盡頭是沒有「心」的世界,我們可視為是科技過度發展的後果,人類在科學的烏托邦中迷失,正如書開首引用歌曲《The End Of The World》:為什麼太陽還繼續照耀/為什麼鳥兒還繼續唱/他們不知道嗎/世界已經結束,發人深省。認識喵坊創辦人Harold多年,喵坊為香港回收減廢付出無可置疑,直到現在這一刻仍為香港堅持到底,是愛這個地方,是有「心」的表現。看他心力交瘁,憔悴萬分,作為朋友甚為心痛,更心痛是香港的未來。書裏還有一句「世上存在著不能流淚的悲哀,這種悲哀無法向人解釋,即使解釋人家也不會理解。它永遠一成不變,如無風夜晚的雪花靜靜沉積在心。」

    貳叄書房 jisaam books﹕劉宇昆《隱娘》

    談及未來,不免思考人類與生態之間的鬥爭,也是科幻故事的題材。這次要介紹的便是劉宇昆的《隱娘》!也是我近期最愛的科幻小說。他的科幻/奇幻小說帶著濃重的歷史感,所談及的題材非常廣泛,涵括演說法、區塊鏈、社交媒體、人工智能、外星移民等等。在小說裡,他在科幻想像裡重複思考,人最可貴的地方、我們對未來人類的責任、歷史與人的構連等,反思人的本質及存在意義。

    短篇小說集《隱娘》再一次驚艷大家,上一本《摺紙動物園》也是獲獎無數。劉宇昆是首位同時獲星雲獎、雨果獎和世界奇幻獎的作家,在科幻讀者圈獲得超高人氣之餘,更得到同業認同。這種神作者,他的背景學歷更是令人望而生嘆,他在哈佛大學主修英國文學和法學,副修計算機學,做過執業律師,也當過軟體工程師,現在還為華文科幻小說翻譯,《三體》便是由他所譯。他所學的法學、計算機學令他取材不盡,加上十歲時移民美國的華裔美藉身份,令他添上一份對東方身份追尋的解讀。

    劉宇昆的科幻取材大多都非常迫近現實,和當下人們接觸的科技接近,比如是〈拜占庭同里〉裡的虛擬實境和區塊鏈,或是〈懷念與禱告〉裡的演算法,預測人類喜惡而展示或屏閉發言。這些都是當下人類已擁有的科技,網上亦有不少人討論,劉宇昆選取一個為人熟悉或有耳聞過的科技去重新寫故事,是有著絕對優勢——故事天生就帶著一種和讀者生活的連繫,刺激讀者思考科技和自身的關係。

    序言書室 Hong Kong Reader﹕陳思賢《新加坡模式:城邦國家建構簡史》

    香港還有未來嗎?當香港市民為此慨嘆,政府大力唱好之際,又一件極有象徵意義的事件。Mil Mill 回收廠被香港政府逼遷,原本以為可以長期經營的廠房被提早收回,政府則單方面以皇恩浩蕩之姿,多予6個月的寬限期。香港政府對環保、回收業的「承擔」由此展露無遺。香港綠色產業、回收業,真的被政府回收了。新加坡政府則適時向Mil Mill 招手,邀請公司搬到新加坡,承諾讓其長遠發展。將香港壓碎的是香港政府,剩下的循環再用,甚至用得更好的,就一定是新加坡了。

    是什麼讓香港與新加坡政府高下立見?如果數落香港政府已太令人氣憤,不如轉而了解新加坡有何過人之處?藉此令我們能更全面地認識城市治理、區域競爭的背景及原理。

    《新加坡模式》從歷史、政治、社會各方面探討新加坡的成功之道,亦處處提出其面對的危機與考驗。「新加坡」不再是個諷刺香港的meme 圖,也不是用以影射香港的魅影,而是實實在在的一個城市故事。這個故事,視乎觀點與角色,將給予非常不同的解讀與教訓。

    事實上,新加坡不單是香港的對手與借鑑,也是中共的參考對象。威權與資本的結合,締造長期的繁榮。新加坡早在中共崛起之前就已挑戰了傳統發展理論,對繁榮導致民主的因果關係作出了反論。

    諷刺的是,中共或香港都想學習新加坡模式,但在香港被回收的當下,承接香港各方面優勢與機遇的,正是這個學不到的老師。

近期文章

查看更多


參與書店

了解我們:)